(原标题:健康产业临界点到了)

  健康产业临界点到了

  温淑萍

  822

  2017-05-29

  温淑萍

  中国大健康产业正在接近临界点。

  2016年11月发布的《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》,意味着健康中国成为国家战略,与之配套的一系列政策文件,支撑起健康中国战略的基石。与此同时,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正在逐步深入,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业,使医疗服务业成为社会资本重要的投资标的。

  新药审批的堰塞湖正在逐渐消退,这是一个好消息。随着药审队伍的强大,药审加速以及从审批制到备案制改革的推进,将可能带给医药创新领域革命性的变化。这一改变,业界人士期盼了10年。

  毫无疑问,在健康中国的大战略下,未来还将有一系列鼓励支持政策发布。政策指向明确——充分发挥企业和资本的力量,让市场活力成为满足市场需求的原动力——立足全人群和全生命周期两个着力点,提供公平可及、系统连续的健康服务,实现更高水平的全民健康。

  现实地看,我们还不能很好地满足13亿人的医疗医药服务需求,提升国民的健康服务水平。如《健康中国规划纲要》所指,健康服务供给总体不足与需求不断增长之间的矛盾依然突出,健康领域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协调性有待增强。特别是,中国已经是一个老龄化社会,这样的人口结构和需求结构,对健康产业的发展必然产生直接的影响,需求多层次、结构多样化,特定领域的需求呈现倍数增长,对供给侧是一个巨大的考验。

  毫无疑问,这也是大健康产业最为直接和强劲的驱动力。这种驱动力需要政策、资本、技术和人才的全方位无缝对接。

  我们注意到,在医药创新领域,有为数众多的海归创业者,他们一方面拥有和国际医药科技前沿直接对话的能力,另一方面,则将目标直接对准了服务于中国对健康越来越重视的庞大人群——根据“健康中国”规划纲要,到2030年,中国人的人均预期寿命要达到79岁。

  资本如影随形,开始加速进入医药和医疗服务领域。在医药创新和医疗服务方面,中国可能正在成为投资增长最迅速的市场。对于这个领域的投资热,观察者有种种不同的看待,甚至业界人士已经开始讨论这其中的“泡沫”。这也许正是一个进入爆发临界点的产业才会有的特殊现象。但是不管怎样,医药产业和资本的对接正在逐步深化,资本市场对资本介入医药和医疗服务业的支撑也更为强大。这种对接和融合,将怎样改变大健康产业中的各个领域,值得持续的关注。

  中国的大健康产业,这是一个拥有16万亿元规模市场潜力的庞大市场,而且在相当一部分领域,他们都还是期待新的“闯入者”的蓝海。行业专家预期,未来可能增加1万亿元以上的民间投资。

  中国这个医药创新的后来者,正在积蓄力量。政府政策、制造研发企业和资本,将共同聚合成大健康产业新引擎,突破很可能在生物医药、基因检测若干新兴领域实现,在这些领域,中国将与国际先进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甚至有可能成为领跑者。

  大健康产业爆发的临界点正在到来。尽管我们必须说,这距离真正的产业大爆发仍然还有距离,但诸多迹象和事实都表明,我们正在一步步靠近大的爆发时点。科技部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王宏广在经济观察报主办的“大健康+新未来”高峰论坛上这样说:中国迎来了大健康产业的又一个春天。这第二个春天,由技术创新和政策创新共同驱动,再加上庞大的市场需求——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医药和医疗服务市场。

  这个春天意味着中国在技术和政策驱动下,中国将加速突破这个临界点。

  这是一个充满诱惑也不乏惊险的跨越。站在起跳点上,我们必须看到,要跳的更高更远,还要破除很多障碍。

  在健康中国大战略下,我们必须构建更为完整的政策支撑体系。即以民营医疗来说,尽管民营医院的数量已经占到全部医疗机构的50%以上,但是民营医疗机构提供的服务占比还相当有限。更何况,虽然对民营医疗的鼓励和支持政策是确定的,在实践中政策的落地和执行仍可能存在种种偏离,误伤民间资本。

  再如新药研发领域,尽管药审改革的力度很大,但形成一个鼓励和支持医药创新的完整体制机制,也还需要时间。比如中国新药进入医保目录往往需要很长时间,对于投入巨大又是市场急需的新药来说,这种等待既不利于医药创新企业,也不利于患者。这些都可能制约医药创新,人为提高创新成本,因为使得投入和产出之间的时间间隔变得更为漫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