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报讯(记者邱伟)《中国新歌声》昨晚在鸟巢第二季收官,刘欢战队的扎西平措与那英战队的郭沁双雄会师的场面,并不让人意外。终极对决中,扎西平措出人意料地放弃了自己擅长的民族特色唱法,以一首高亢旋律和强烈说唱混搭的《齐天》征服了现场评审和观众,夺得了第二季《中国新歌声》的年度总冠军,而几乎可以担当内地音乐代言人的刘欢,成为新科冠军导师可谓是实至名归。

昨晚的开场曲中,作为本季“新歌声”年纪最小的冠军争夺者,17岁的郭沁与那英共同演绎了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两人一黑一白,郭沁歌声的空灵脱俗在这首深情唯美的古风歌曲中展露无遗。四位导师中,刘欢当晚的身份有些特殊,作为在鸟巢这个场地演出的第一个华人,刘欢带学员扎西平措在鸟巢带来了另一个版本的《我和你》,原本莎拉·布莱曼的英文部分由扎西平措用藏语演唱,两种不同语言的歌唱水乳交融,师徒二人唱出了不一样的和谐之美。

两轮演唱结束后,现场观众的投票将扎西平措和郭沁送入到最终的冠军争夺中。进入终极对决,郭沁选择了一首李健的《传奇》,把她作为“郭仙儿”的“仙”气发挥到极致。扎西平措则选择了一首曲风大相径庭的歌曲,电影《悟空传》的主题曲《齐天》,展现了以往未曾展现的爆发力。一曲唱闭,刘欢对自己的学员扎西平措的表现非常满意。他表示,这首歌没有西藏的元素,扎西平措演唱了一首标准的流行歌曲,并且唱出了他拿手的嘻哈。

随后的专业音乐评审投票,扎西平措以60比41小比分领先,再加上现场观众投票后,扎西平措最终得到105.18分,而郭沁则是95.82分,扎西平措小比分险胜郭沁,成为第二季《中国新歌声》的年度冠军。

在赛后发布会上,四位导师和五强学员接受了采访。那英虽然遗憾错失今年的冠军导师,但对这个结果表示服气,她笑着说:“我要是再拿冠军就是‘黑幕’了。扎西实在太有实力了,这是有目共睹的。”手握冠军奖杯的扎西平措则仍然无法相信自己美梦成真:“真的不敢想象自己是冠军,现在要很自信地说一句,人必须要有梦想,搞不好一不小心就实现了。”扎西平措此前并不是歌手,而是珠峰脚下一位有十年教学经验的理科老师,他曾说自己在音乐上最失败的是连谱子都看不懂。对于夺冠之后是回校继续任教还是自此走上音乐之路,这个藏族小伙腼腆地笑着回答“不知道”。扎西在现场不断感谢导师刘欢一再鼓励他在演唱之路上突破自我。作为冠军导师,刘欢为扎西在夺冠舞台上成功展现自己的多面风格而倍感欣慰,他表示由于节目篇幅有限,扎西其实还有很大的歌唱潜力没有挖掘出来。

快评

音乐选秀节目为何越来越难“造星”

本届《中国新歌声》的“大结局”,也代表着选秀舞台评判标准的风向标的转变:从早年间的飙高音大嗓门,过渡到声色与技巧并重。但较为遗憾的是,随着选秀节目场次与频率的增加,有性格和舞台魅力的素人学员变得越来越稀缺。

昨晚在鸟巢,郭沁与扎西平措的唱功都令人赞赏:前者声音轻灵干净,即便是与那英这种强势的女声对唱,在音色和技巧上也各有千秋;扎西平措在声色的厚度与广度上更胜一筹,驾驭歌曲的能力几乎可与导师刘欢比肩,折桂无可厚非。

从本季《中国新歌声》可以看出,在选秀舞台上,早年间“飙高音大嗓门”的优势日渐式微,歌手们越来越注意对歌曲的理解与诠释,也就是依靠自己的演绎来打动观众,或者通过歌曲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。“突出声音特色、强调情感表达、辅以唱功技巧”——这或许是歌坛万变不离其宗的规律,从这方面看,这种趋势是可喜的。

纵观本季《中国新歌声》,虽然备选学员们不断向多元化国际化发展,呈现更多的才艺和素养:比如BeatBox(节奏口技)、古典音乐、爵士乐等,但具有强烈性格特色和舞台风格的学员却难寻。内地选秀发展十几年来,涌现出一批在舞台上可以随时吸引全部观众目光的歌手,或许他们的唱功有参差,但他们举手投足间的舞台风范各具特色,让人过目不忘。必须承认的是,素人学员的素质高低,与整个华语歌坛的兴衰不无关系,在乐坛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,高质量的素人学员对于选秀舞台来说将越来越稀缺,而浑然天成的巨星气质更加凤毛麟角,这也成为各档音乐选秀节目发展到今天越来越难“造星”的原因所在。本报记者 邱伟 J1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