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是少儿组年龄最大的男孩儿一个是成人组年龄最小的男人

  对戏曲同样的热爱让崔增才、周雷达站上了《梨园春》的舞台并成功成为最后的赢家

  他们在后台第一时间接受了东方今报记者的独家专访

  一个胜在年少的淡定 一个赢在如一的真诚

  崔增才和周雷达,一个是少儿组年龄最大的男孩儿,一个是成人组年龄最小的男人。在孩子的世界里,崔增才懂事早熟,孝顺刻苦。在成人的世界里,周雷达却童心未泯,朝气蓬勃。不过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作为普通人的淳朴,正是这种真实的淳朴,让观众和《梨园春》评委力挺他们到底。

  □东方今报记者 毛韶华/文 刘栋杰/图

  【点评回放】

  白燕升:大孩子与小孩子同台比赛,总是稍显吃亏的。不过崔增才的唱腔,十分有穿透力。

  李树建:虽然我帮助过崔增才,但这并不影响我作为评委来支持他。他的进步很大,高中音结合得相当好,表演越来越规范。

  刘桂娟:崔增才是一个懂事孝顺的孩子,我们的舞台,很需要这种温暖的、亲情互动的碰撞。

  崔增才

  拿到金奖的那一刻,他还在为演出时打了个踉跄而内疚

  拿到年度金奖,对于每一个《梨园春》的参与者来说,都应该是最开心的事吧,可是接受颁奖后的崔增才,小脸儿却有点严肃。

  等待他脱下演出服,穿上暖和的小棉袄后,记者忍不住上前问道:“你怎么了?拿金奖不开心吗?”

  “开心,也很意外。可是,我刚才和大家配合的那段表演,失误了。”小崔的眼角耷拉着,仍旧一副郁闷的样子。

  原来,小崔说的,是总决赛上,几个少儿小擂主联合彩扮演出的折子戏《柜中缘》。彼时,穿着三寸高靴的小崔,在出场时,不小心崴了一下脚,打了个踉跄。为此,他一直觉得遗憾,觉得自己影响了演出的整体效果,没有跟小伙伴配合好。

  小崔的姐姐在一旁叹息:“这孩子从小就太懂事了!”

  不过孩子始终是孩子,安慰了几句后,他又恢复了笑脸。“我一直想着拿个银奖就挺好的。评委老师对我的每一句点评,我都记在心里。”

  小崔的姐姐告诉记者,自从崔增才参加《梨园春》,并在河南省剧协主席李树建的资助下,上了戏校后,变化挺大的。“我们的母亲开心了,他也爱笑了,你看他,一咧嘴,就露出来小虎牙了!”

  【点评回放】

  白燕升:或许正是井上井下的周雷达,有着如此巨大的反差,才给我们带来了温暖,让我们相信光明。

  刘桂娟:这是一个真正的平民舞台,周雷达的2012年就像一场最灿烂的梦。

  李树建:周雷达的真假声转换自如,在专业院团也属少见。他是我们河南戏曲的骄傲。

  周雷达2012年 我在《梨园春》的舞台上收获太大了

  “你幸福吗?”“我姓周。不过我很幸福。”

  这是当晚开唱前,《梨园春》栏目制片人、主持人庞晓戈与周雷达的一段对话。这段对话引发了现场观众的开心大笑,更让人们一下子找回了去年夏天,在《梨园春》舞台上初次崭露头角的那个青涩质朴的他。

  经过激烈PK,拿到金奖后,记者在后台见到的周雷达,依然这么可爱。

  “你不会开车,你的大奖怎么拿走啊?”周雷达也犯了愁:“我真没想到我能拿奖。拿不走那就先放那儿吧。回来再说。”他大大咧咧地笑道。

  其实周雷达这番话真不是客气话,细心的观众从他摘取金奖的最后一个唱段,就能看出端倪。一向偏爱豫剧表演艺术家贾文龙唱段的他,在最后一曲,反而唱的并不是贾文龙的经典唱段,“我以为能唱进第二轮就不错了,谁想到一直唱到最后,都没准备好。”

  就在记者采访周雷达时,他收到了无数个电话、短信祝贺,其中包括亲戚朋友、矿上兄弟,也包括第一时间看了电视直播的贾文龙。

  “贾老师是我最感谢的人,他不但教了我唱腔的运用、如何科学发声等。之前多次比赛时,他连伴奏、谱子都帮我准备好。一字一句给我指点。”周雷达说,要是哪一句唱不好,贾文龙老师还会拿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和他一起推敲。

  从前的偶像成了如今的老师,这对于周雷达来说,就跟做梦一样。“2012年是我的本命年,这一年,我在《梨园春》的舞台上收获太大了。”周雷达告诉记者,之前他在舞台上激动落泪,正是因为想到从前身材单薄,在井下干体力活很自卑的自己,如今找到了能展现自信的舞台时,压抑不住的感慨。

  “不过就算拿到金奖,我还是要回矿上。那里的兄弟都爱听戏,我也舍不得他们。”这个朴实的小伙子,最后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

  选手之外,总决赛的评委、表演嘉宾也个个给力

  俩老郭 仨金花

  一台好戏